热烈欢迎您光临 安徽省玉石商会 官方网站!
安徽省玉石雕刻协会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中国应该有一个玉器时代——张敬国(上)

中国应该有一个玉器时代——张敬国(上)

  • 分类:商会资讯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03-17 10:54

中国应该有一个玉器时代——张敬国(上)

张敬国:中国应该有一个玉器时代
 
安徽省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考古发现,甚至是改变历史的发现,我从墓坑里面出来,站在隔梁上面,环视了一下,当时心里感觉是一种震憾!当时干考古也有一二十年了,没想到遇到这么重要的发现。” 再次谈到凌家滩玉版的发现,张敬国先生依然很激动。
 
  2018年初,央视《如果国宝会说话》纪录片在央视开播,其中一集讲述凌家滩玉龟和带着神秘的“河图洛书”的玉版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兴趣,究竟这件玉器是如何发现的,它有着什么样的重要意义。近日,我们采访了曾经五次主持安徽凌家滩遗址考古发掘的领队,在凌家滩遗址工作22年的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敬国研究员,听他给我们讲述凌家滩发掘的故事。
 
 
  张敬国先生关于凌家滩考古发掘30周年汇报
 
  凌家滩玉龟和玉版的发掘
 
  凌家滩遗址是1985年发现的,但由于经费有限,直到1987年5月才进行第一次试掘,当时发掘所用的经费,还是张敬国主持国家文物局《苏鲁豫皖先秦考古学文化研究》课题时剩下的。这次试掘是在1985年凌家滩村民挖坟时所发现墓葬的地方,开了四个5×5米的探方。
 
 
  2000年11月22日省政协副主席张润霞(右三)到凌家滩工地视察工作,由张敬国(右二)陪同
 
  “这是一次振奋人心的考古发现!”张敬国先生一开始就说,因为第一次试掘就在探方中有了重大发现:在墓葬M4中发现了玉版和玉龟,而在墓葬M1中,发现了三件凌家滩玉人。
 
  在发掘M4的时,在M4墓口的上方正中央的位置,发现了一个重达4.25公斤的石钺。
 
 
  87M4上放置石钺的平面示意图
 
  87M4大玉钺
 
  “当时一看到出土了这么大一件石钺,我们都不敢动,在墓口发现这么大一件石钺,下面肯定是有非常重大的发现,到底下面有什么,我心里也没底。”提到M4的发掘,张敬国先生依然记得很清楚,表现很激动。
 
  随后,张敬国安排大家绘图、照相、编号,将这巨大石钺取出后,开始清理这座墓葬。在清理过程中,大家发现这座墓葬的随葬品特别丰富,尤其是玉器,“眼花缭乱的”。精美无比,不时散发瞬间玉器宝光,只有考古人在发掘玉器时才能享受这瞬间的宝光。
 
 
  玉版夹在玉龟之间的照片
 
  然而,当时在清理文物的时候还有一件非常遗憾的事。因为墓葬里发现的玉器很多,张敬国就安排人照相、绘图、编号。然而在拍照整理发掘完回到合肥之后,打开相机冲洗时才发现当时拍的胶卷都没有曝光,最后只冲洗出一张来,非常可惜。而冲洗出来的这张照片,正好拍的就是玉版和玉龟。
 
 
  玉版、玉龟
 
  当时张敬国有一个助手叫蒋楠,来自于巢湖市文管所。当他看到玉版的时候,就说“张老师,发现原始八卦图了!”非常激动,当时声音都变了。
 
  当时玉版只露出一半,另一半夹在玉龟下面,玉龟分成了上下腹甲,腹甲做得非常逼真,在上下龟甲之间有几个孔,应该可以用绳子拴上,也可以解开,玉版夹在玉龟中间。看到上面的纹饰,张敬国先生很兴奋也很激动。认为中国的历史又重新翻开了一页,出土这组器物与我国神话故事和传说不谋而合。
 
  “这是一个非常重大考古发现,甚至是改变历史、印证历史的发现,我从墓葬里面出来,站在隔梁上面,环视了一下墓葬,当时心里是一种震憾!我当时干考古也有一二十年了,没想到遇到这么重要的发现。”再次谈到凌家滩玉版的情形,张敬国先生依然记忆犹新,无比激动。
 
  凌家滩玉版的重要意义
 
  在考古发掘简报发表之后,凌家滩发现的玉龟和玉版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虽然专家、学者都对这件器物提出了不同看法,但都认同的是:玉版的出土是中国考古学上的一次重大发现,它对中国考古学、中国历史研究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香港中文大学饶宗颐先生曾经撰文写到,“这是中国考古学革命胜利的成果,也是历史里程碑性的发现”。因为玉龟玉版的出土,印证中国史前的一些史料记载和曾经认为是神话传说的故事。
 
  曾经大家认为在《史记》、《论语》文献上一些记载都是神话故事,不认为它们具备史实的依据的。通过凌家滩玉版玉龟的出土,可以印证了这个文献记载都是有可靠依据的。所以说它的出土对于弥补中国历史、考古学上的成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俞伟超先生、张忠培先生、严文明先生对凌家滩的考古做出许多重要指示,并撰写了重要的文章。包括陈久金先生、李学勤先生,他们所写的一些文章,对玉版玉龟都下了很高的一个定义,都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对中国的史学,对中国的文献记载,对中国的历史都是一个不可弥补的重大发现。
 
 
 
  凌家滩出土玉版
 
  对于玉版,张敬国先生认为:“这件东西代表着一年四季,应该是最朴素、最原始天圆地方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在5000多年前就已经形成了。这组图文,八个方向对于中国的历法、时间的演变、农业的发展是一种比较可靠的研究资料。它不仅仅是刻划出来的一种现象,实际上它是中国5000多年前来我们的祖先,在农业生产劳动中,对天文、历法、季节的一种总结成果。”
 
  凌家滩玉版说明了当时文化和艺术的高度发达。对历史的研究、时空的研究、天文学的研究都是非常重要的。
 
 
  新石器时代的玉龟
 
  除了玉版上复杂的纹饰,一同出土的玉龟也有着重要的意义,这件玉龟为什么会分为上下龟甲,这其中应该还有一些我们所认识不到问题在里头。通过凌家滩遗址出土的另一件玉龟,我们又能找到一些答案。
 
  除了87M4,在2007年凌家滩发掘的M23中,还出土了三件玉龟,更重要的是,与玉龟一起出土的还有“玉签”。玉签上还有两道刻痕。
 
 
  07M23中出的玉龟
 
  张敬国认为,“这可能是中国最早发现玉签上面有刻画符号的标志,应该是作为占卜使用的,这说明凌家滩文明的高度发达”。作为祭祀占卜这一现象,跟大汶口文化有非常紧密的文化交流、商周时期的占卜继承了凌家滩文化文明因素至今社会上还有这种占卜现象,表明占卜文化源远流长。
 
  在新石器时代,玉龟主要发现在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凌家滩文化、良渚文化中。关于墓葬出土占卜作用的龟甲,最早要到距今7000多年的舞阳贾湖遗址,他和凌家滩之间有1000多年的历史发展演变,到凌家滩达到一个高峰。
 
  张敬国先生说:“关于凌家滩文化年代,曾经做过几个碳14测年,一个数据是距今5500年,一个是距今5300年,还有一组数据将近6000年。”
 
  张敬国先生说:“而这些年代数据与红山文化年代是相当,不存在谁继承谁,最近中央十套放了含山凌家滩考古片中说凌家滩继承了红山文化,是糊说八道,片中导演根本不懂考古学年代知识,两个文化在同时代都发展到这么一个高度文明,两者是互相影响,共同发展起来的。“红山文化与凌家滩玉器年代基本上是一致的,二者互相有交流,有融合,有一个共同经济基础、生态环境、地理环境,产生了一些比较相类似的一些器物,和宗教精神文化。”
 
  大汶口文化出土的玉龟较多,都是作为占卜工具使用。“但是凌家滩玉版所展示的不仅仅是占卜,还有是研究天文学,研究‘时空’的历法因素,还有学者认为这是太阳爆炸的画面,值得探讨。它又比占卜高了一层,有一种新的思想,在文明的基础上产生了。”
 
  对于良渚文化出土的玉龟,张敬国先生认为,良渚文化比凌家滩文化晚1千年,是受了凌家滩的影响,继承了凌家滩文化文明因素。
 
  后期精彩内容请关注“中国应该有一个玉器时代——张敬国(下)”

合肥尊玉阁玉器    |    修哥玉雕工作室    |    苏州全友堂    |    上海御锁堂艺术品有限公司    |    黄山砚道艺术文化有限公司    |    黄山点石斋砚雕艺术有限公司    |    黄山市惠雄雕刻有限公司    |    戴亮玉雕工作室    |    金鑫玉器    |    缘凤阁